表坛快报
沛纳海与圣母百花大教堂合作
复修大钟机械装置,保留「意大利时间」
2014-6-25
佛罗伦萨大教堂的大钟全球独一无二,不仅地位显赫及其钟面的彩绘图案出自名家手笔,更以保留「意大利时间」时制而名闻遐迩。

< 1/3 >

佛罗伦萨主教堂大钟的机械装置复修工程正式完成,今天正式亮相于佛罗伦萨。大钟亦命名为「保罗‧乌切洛大钟」,以纪念这位文艺复兴时期的伟大画家于1433年绘画的瑰丽钟面。大钟位于教堂内部正门的上方,位置隐蔽,是全球极少数显示「意大利时间」(Italic Hours) 的大钟。

全球独一无二的大钟
佛罗伦萨大教堂的大钟全球独一无二,不仅地位显赫及其钟面的彩绘图案出自名家手笔,更以保留「意大利时间」时制而名闻遐迩。此时制测量方法即是古时的「儒略时间」 (凯撒大帝 [Julius Caesar] 于公元前46年推行由索西琴尼 [Sosigenes of Alexandria] 制订的儒略历法)。「意大利时间」又名为「圣母颂时间」(Ave Maria),其钟面设计及时间显示与近代截然不同,只有一支指针以逆时针方向转动,第24小时并非午夜,而是日落时间,以日落为一天的开始。因此大钟必须全年时刻调校,令每天的最后一小时与日落时间同步。

据乔治‧瓦萨利 (Giorgio Vasari) 所述 (「乌切洛将钟面的时标绘于教堂内部正门的墙上,大钟四角均绘有头像」),钟面绘图出自佛罗伦萨画家乌切洛 (原名Paolo di Dono,1397-1475) 手笔。钟面直径近七米,24小时罗马数字时标按逆时针方向顺序排列,大钟四角分别绘有四位神秘男子的头像,他们头顶罩着光环,俯瞰中央位置。部分人认为四人是先知,也有人认为他们是四福音书的作者。

大钟原有的机械装置于1443年由佛罗伦萨钟匠Angelo di Niccolò设计及制造,但后世并无遗留任何记载大钟机械装置运作原理的文献。大钟应该装有锤及平衡锤系统,于教堂内曾发现部分类似的零件。大钟完成后数十年,机械装置需进行维修。这项工程起初交由Della Volpaia钟表及科学世家负责,第一代维修工程于1497年由Lorenzo Della Volpaia完成,著名的「天象仪」(Planetary Clock) 正是他的代表作。第二代维修工程亦由他的儿子Camillo于1546至1547年完成,大钟几近被重新制造。其后大钟又经过数次维修,直到1688年,圣母百花大教堂受到伽利略 (Galileo) 及惠更斯 (Huygens) 的研究所启发,决定将大钟的机械装置改为钟摆系统。大钟以钟摆系统运作直至1761年,再由佛罗伦萨钟匠Giuseppe Borgiacchi设计的新机械装置取代,一直运作至今。后来乌切洛的原创24小时钟面被改为12小时,原有指针亦被置换。及至40年前,大钟经过复修至原有瑰丽的钟面设计及昔日的机械装置,才终于回复原貌,再次以24小时显示,时针逆向转动,以日落为一天的开始。

近年,教堂大钟更进一步进行复修,以去除装置上影响大钟运作的问题,包括传动轴心、轴孔、擒纵器及小齿轮上的有害物质 (氧化铁垢及积尘),以及变形、变质、严重磨损等情况。复修工程的第一步是将大钟解体,初步清理装置内部的有害物质,然后再将各个零件彻底检修,最后重新组装机械装置和进行调校。

过去20多年,佛罗伦萨大教堂的大钟每星期由圣母百花圣殿派出的两位监护人 ── Lucio Bigi及Mario Mureddu负责为大钟校准日落时间。他们更为此撰写专书,成为史上唯一以此为题的典籍。过去数个世纪,调校大钟的工作均由大教堂内部人员负责。在佛罗伦萨,乔托钟楼(Giotto) 以「圣母颂时间」为全市每天六度报时,三次在上午 (7时、11时半及中午12时),三次在下午。下午的报时时间随着日落时间调整,分别是日落前一小时、日落 (或第24小时,信徒在此时会唱颂《圣母颂》或晚祷),及日落后一小时,即「晚上时间」。如Bigi及Mureddu在书中写道︰「钟声在第24小时响起,目的是提醒田里工作的农民城门即将关闭,请尽快回家。早上11时半的钟声名为『恩典时间』,用途是告知教会弟兄是时候施予援手,帮助城内有需要的人。」
意大利时间
「意大利时间」是一个测量今天日落至明天日落时间的报时系统,零时并非午夜,而是日落时间。因此采用「意大利时间」的时钟必须全年时刻调校,令最后一小时与日落时间同步。钟面设计有别于现代,采用24小时显示,而非12小时,指针以逆时针方向转动,仿若晷针的影子在日晷的经线上移动。

「意大利时间」的测时方式以古时的「儒略时间」系统为本(即凯撒大帝 [Julius Caesar] 于公元前46年推行的儒略历法,由索西琴尼[Sosigenes of Alexandria]制订),又名为「圣母颂时间」或「意大利时间」。
至18世纪中叶,「意大利时间」时制逐渐被「法式时间」或「跨阿尔卑斯时间」取代,12时(中午)代表太阳攀升至最高点。「法式时间」沿用至今,由于机械时钟的发展及传播而迅速广为采用:鉴于当时钟表科技发展正值起步阶段,而使用「意大利时间」时制的机械时钟需每周调校,导致机械保养存有困难。正式全面改用「法式时间」是在拿破仑统治意大利半岛时期。

1749年,洛林大公Francis Stephen在托斯卡纳颁布法令,规定时间应该从午夜起计算,向欧洲诸国看齐,以避免国与国之间产生误会及纠纷。不过,「意大利时间」在其后仍然使用多年。
乌切洛手绘大钟机械装置复修工程
大钟的机械装置高挂于佛罗伦萨大教堂内部正门的上方,显示时间的钟面绘画出自保罗.乌切洛(Paolo Uccello)之手。

机械装置以精钢及黄铜铸造,单纯显示时间,不设敲响报时,采用Graham锚形擒纵器或后退式擒纵机构,悬垂钟摆长约150厘米,每周手动上链,而重达40公斤的平衡锤则由重力驱动。

经过详尽的技术及科学分析后,发现几个可能影响机械钟正常运作的问题。具体而言,预防性分析显示氧化铁及污物等多种有害物质积聚于移动部件的空隙,造成变形、变质,以及枢轴、传动轴、传动轴孔、擒纵器和小齿轮的磨损。

复修工程从全面拆解各个组件开始,接着是进行针对性清洁,除去积累的有害物质。用于清除污垢及灰尘的专用清洁剂为松节油与环已烷。而针对拆解下来的各个部件细节步骤包括:调整齿轮枢轴及轴心擒纵器(包括最后镜面抛光)、擒纵齿轮、装置在机械六米之上的滑轮中央孔洞;调整齿轮枢轴的黄铜轴;调整连接平衡锤的钢缆末端;调整两个小齿轮的轴向定位,以准确地在传动轴上指示24小时,再调整齿轮装置,确保运作顺畅。

完整重组大钟机械装置后,再经微调、平衡及调节频率,复修工程于此正式完成。
沛纳海与佛罗伦萨
沛纳海自第一间钟表专卖店于佛罗伦萨开设至今已逾150年,为向品牌的发源地佛罗伦萨致敬,沛纳海持续支持当地的历史及艺术遗产,并重新翻新位于圣乔凡尼广场 (Piazza San Giovanni) 的专卖店,其为品牌全球60间专卖店中最具意义的重要门店。

佛罗伦萨,1860年︰Giovanni Panerai于佛罗伦萨感恩桥 (Ponte alle Grazie) 开设沛纳海钟表店,为当地第一间钟表店。最初,沛纳海销售最优质的瑞士腕表,其后兼营制表学校及工坊,并渐渐成为创新精密仪器的先锋,直至1930年代及1940年代,沛纳海分别研创出两款在制表历史里别具标志性的腕表 ─ Radiomir及Luminor,两者均为意大利海军委托而研发。

沛纳海品牌在百余年历史中不断演进,由位于城市的钟表店发展至国际高级运动腕表品牌,并于瑞士诺沙泰尔 (Neuchâtel) 开设制表厂,多年来研发及制造出多枚传承沛纳海历史的腕表。

品牌核心植根于佛罗伦萨。佛罗伦萨的历史及价值观、城市数百年的传统艺术及科学、精湛工艺及先进科技,加强了品牌与佛罗伦萨之间的联系。佛罗伦萨的优越传统亦反映在时计领域;麦迪奇 (Medici) 家族在佛罗伦萨定居或工作的几位伟人清晰体现这一点。当中包括菲利波‧布鲁内列斯基 (Filippo Brunelleschi)、劳伦佐佛帕亚 (Lorenzo della Volpaia),以及最广为人知的伽利略 (Galileo Galilei),他的钟摆定律改变机械报时历史。

沛纳海专卖店在上世纪初迁至大主教宫殿 (Archbishop’s Palace),连接圣乔凡尼广场,面向洗礼堂 (Baptistery) 及佛罗伦萨大教堂 (Duomo of Florence)。这个佛罗伦萨品牌最具代表性的专卖店每年接待无数从世界各地前来的钟表爱好者。为满足顾客及钟表爱好者们的需求,专卖店现正进行翻新及扩建工程,预计年底落成,届时楼高两层的专卖店矗立于广场上,透过四扇大型橱窗可俯瞰广场,陈列空间由58平方米拓展至超过140平方米。另一家非凡卓越的沛纳海钟表专卖店于数年前在Palazzo della Gherardesca开幕,亦即位于佛罗伦萨的四季酒店;而沛纳海钟表作品陈列于历史悠久、饰有华丽壁画的小房间内。


上一篇
罗杰杜彼陀飞轮经典时计臻品展荣耀启程
返回列表
下一篇
浪琴表担任英国皇家阿斯科特赛马会官方计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