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博客
春风得意马蹄急
2014-02-20
浪琴康铂系列腕表是浪琴专为精彩的赛马亮相时刻所佩戴的腕表。

< 1/3 >

马在世上众多的历史文化中,与人的印象一向以自强不息、勇往直前的正面形象居多。马术、马球等运动,更是少数人与动物共同和谐参与的运动项目之一,其对于时间的掌握要求更促进了与马有关的专业时计的诞生。随着不断发展,马绝不是时计的附丽之花,它在时间的表现形式中留下了各种或有形、或无形的印记。

JAEGER-LECOULTRE积家 大型超薄双面翻转腕表
撰文:Monica郑瑜

提及JAEGER-LECOULTRE积家的Reverso大抵已经达到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程度,这款1931年专为驻扎在英属印度殖民地并热爱马球运动的英军军官设计诞生的经典表款至今长盛不衰,成为积家众多畅销表款中的上游之作。

当初为防止马球运动中的剧烈冲击使腕表破碎,积家的制表师们攻克难关,发明了著名的可翻转表壳,金属表背翻转在外以抵抗撞击,从而更为有效地保护内在表盘和玻璃表镜。这项伟大的发明不仅在马球运动的实战中名副其实的经受住考验,达到了运动爱好者的需求,更同时因其整体简洁线条和长方形标志性表壳的装饰艺术风格而获得空前成功。继而在不久后,积家的腕表爱好者开始竞相以图案雕刻、字母组合或自己的徽章来对这款全新表款进行个性化定制,赋予这款腕表更多元化的设计诉求,Reverso至此开启其与马球运动之间熠熠生辉的不解之缘。

2013年,积家推出新作Grande Rever so Ul t ra Thin Duoface大型超薄双面翻转腕表,这枚背面显示第二时区时间的超薄表款整体设计理念立足于Reverso最本原的精神,充分浸淫于积家悠久的历史与文化血脉之外,还运用一项可追溯至1994年的卓越技术,即依据Duoface理念、将不同的时间显示于不同表盘的机芯,一种焕然一新的第二时区显示方式,至今仍为积家独家专有的机械技术突破成果——积家854/1型手动上链机械机芯,无怪乎这枚双面翻转腕表一经问世即令腕表爱好者们趋之若鹜、情有独钟。

腕表的正面完全忠于原型表款风格,镀银表盘配以棍形时标,并用金色的剑形指针指示时间,“REVERSO”的字样严格保持了1931年的首款可翻转腕表的拼写方式,6点位附带的小秒针显示始终彰显高雅格调。当翻转表壳(大概Reverso腕表最大的魔力即在这翻转一瞬间的期待与惊艳吧),以扭索巴黎钉头纹装饰的黑色表盘,反差鲜明的颜色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12点位的大表盘用以显示第二时区时间,互为映衬的6点位小表盘左右两侧分别带有“NIGHT”和“DAY”的字样,标识出24小时黑夜白昼。此外,表壳侧面嵌入一枚全新按钮,能够以一小时为单位便捷地对第二时区时间进行设置。该款腕表同时备有18K 玫瑰金款和精钢款可供选择,满足不同爱好者需求。
PIAGET伯爵 Piaget Polo系列腕表
PIAGET伯爵与马球运动的真正渊源可追溯至品牌的第四代传人伊芙•伯爵(Yves Piaget)先生,马是他最为钟爱的动物,而他更为马球运动所深深吸引。伊芙•伯爵先生曾经对这一运动有过一段精彩的描述:“这一皇室运动华丽而高贵,无论是选手抑或观众都要具备极高的修养。不仅如此,马球比赛规则极为严格,要求球手精密计算时间,这同伯爵对自身的精准品质和‘永远做得比要求的更好’的品牌精神不谋而合。”

精确计算起来,1979年是缘分的正式开始,伯爵在这一年推出Piaget Polo腕表系列,从名字的定义中即直截了当地显现其与马球不可分割的联系,但与其他品牌相区别的是,这个系列的腕表并非从最初即为现场运动而设,却更多是从马球运动的优雅气质中汲取灵感,所以腕表的整体设计元素中充斥着高贵与华丽的审美情趣,试图与贵族运动的优雅风格相契合。在这样的特殊情愫下,首度推出的腕表系列就在硬朗流畅的黄金表壳内糅合了超薄机芯的特色及专业腕表的精湛技艺,将表盘和交替抛光、雾面打磨的表带连成一体,镶嵌钻石与雕刻装饰,犹如一枚超越性别之美的奢华手镯,问世伊始毫无例外地成为当时上层名流的挚爱之选。

随着岁月流逝,Piaget Polo也在与时俱进地进行着演变,2001年以崭新风貌面世的Piaget Polo为全新表盘配备了数字时标与日期窗口,增添前卫风格;2007年,革命性地搭载608P的浮动式陀飞轮腕表震惊表坛;2009年,伯爵以更加运动风格的手法整合而推出新系列Piaget Polo FortyFive,并以寓意着马球比赛全长45分钟的45mm大型表壳来纪念该系列最初诞生时的灵感来源而作为真正回归,除此之外,更有钛金属表壳的新表问世,虽然在不断的演化中,Piaget Polo的外观似乎越来越典型地适用于运动风格的佩戴,但一些经典元素的使用亦从未放弃,比如抛光与磨砂交替的饰面,表带、表壳同表圈一体成形的完美结合等,种种新作都闪耀着时代印记的历史遗泽,独特的风格一脉相承。
CARTIER卡地亚 Tank Basculante翻转腕表
作为一个百年经典的钟表珠宝品牌,能够将传统与现代相映成趣、古典与时尚相融并生,并不断运用叠加的引申意义为经典赋予千变万化,是卡地亚永立不败的王者风范。比如诞生于1917年的Tank腕表,时光荏苒,传奇依然在继续。尽管最初Tank的诞生灵感是受军事坦克的启发,但随着战事的结束,日常生活回归正轨,日益兴盛的运动风潮催生Tank腕表的千变万化,例如这枚1932年的Tank Basculante翻转腕表即是出于在马球运动中对表镜的保护而设计,腕表采用可绕横向轴在磨砂K金框架内旋转的矩形磨砂K金表壳,360度的翻转避免运动中的激烈撞击,达到保护腕表的作用。此外,平口凹槽上弦表冠位于特殊的12点位,鹰嘴型表耳,矩形镀银粒纹表盘上搭配该系列经典的罗马数字时标、轨道式分钟刻度和梨形蓝钢指针。

作为马球文化的倡导者,卡地亚与马球文化的联系更能从众多历史性赛事上窥见一斑。两者的首次结缘起源于1985年,卡地亚国际马球赛于温莎皇宫精彩上演,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与菲利普亲王亲临比赛现场,并为冠军队颁发奖章。此后卡地亚就不断将这项运动传递至世界各地,并积极传达出马球文化所蕴含的积极进取和优雅卓越的运动精神。如同,在瑞士度假胜地圣莫里茨盛大举行的别具冒险精神的雪地马球赛;在中东巨贾阿里的私人沙漠棕榈马球场启动了充满异国风情的卡地亚草地马球赛,展现王者运动的非凡魅力;2012年10月,“卡地亚国际马球中国挑战赛”在位于北京温榆河畔的唐人马球马术俱乐部鸣金开锣。借助卡地亚马球文化倡导者的风范,中国的马球爱好者得以在金秋十月的北京欣赏到“王者运动”的生机盎然。北京,也因此成为继英国温莎皇宫、瑞士圣莫里茨和阿联酋迪拜之后,卡地亚国际马球挑战赛全球之旅的崭新一站。由此,卡地亚长久以来始终鼎立支持马球——这一享誉世界的“王者运动”,与众共享其中的速度与激情、精准与技巧的价值理念。
MONTBLANC万宝龙 尼古拉斯凯世系列昼夜时间计时码表
1821年,被誉为现代计时技术之父的尼古拉斯•凯世发明了世界首款计时装置,并于巴黎赛马场上完成了实地测试。这个特殊的计时装置当时正是为赛马运动而设计,它的外形是一个长方形的木盒,在木盒中的面盘上嵌有分针与秒针两个计时转盘,转盘之间则固定有墨水针,对比于现
在的计时腕表外观可谓差距甚大。但是正为了纪念这位计时之父的独创精神,MONTBLANC万宝龙于2008年首次推出了尼古拉斯凯世计时表系列,并沿袭原创的转盘设计而非常规的指针显示方式,从此奠定了万宝龙在计时制表技术上的领航地位和高级钟表道路上坚定不移的发展方向。

2013年,品牌发布了全新尼古拉斯凯世系列昼夜时间计时码表,最具独创之处是小时显示采用两枚转盘相叠方式呈现,使之不但能够显示目前小时,还能够显示这个小时属于白天抑或夜晚。夜幕降临时,小时数字显示深蓝色,而白天则是银灰色数字,佩戴者在轻松读数的同时亦能轻易分辨夜晚与白天。腕表整体外观设计依然遵循尼古拉斯凯世家族成员的优质血统,追寻着该系列创立之初的灿烂历史遗泽。
HUBLOT宇舶 Chukker Bang限量腕表
HUBLOT宇舶一直热衷参与到世界各项体育赛事中,或许竞技场上的激情与速度、活力与精准正契合宇舶所推崇的制表理念。继篮球、足球之后,马球运动成为又一项与宇舶联盟的体育项目,2011年,宇舶专门为格斯塔德马球金杯赛推出的限量腕表Chukker Bang,更是将马球运动的经典元素与瑞士腕表技艺完美融合。

在这款限量表款中融入了诸多专为马球运动而设计的独特元素,延续Big Bang系列的44mm大尺寸以外,表壳上特别配备了钛金属护栏,紧密贴合于表圈以保护蓝宝石水晶镜面,并且是可拆卸式设置,在运动之外也可根据佩戴者的需求随心拆移护栏,此种贴心设计对于宇舶来说尚属首例。腕表搭载的HUB1141机芯——马球飞返计时自动机芯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7分30秒的计时器与马球比赛一回合(chukka)时间相呼应,小计时器指针运行一周为30秒,这也是该款腕表得名为Chukker Bang的原因。Chukker Bang的钛金属版本仅限量发行500枚。
HERMÈS爱马仕 Arceau Chrono Bridon计时腕表
有趣的是,HERMÈS爱马仕是唯一一个从其中文命名中就能最直接体现品牌与马不解之缘的钟表品牌,当然,除了钟表,爱马仕的其他产业,手提包、鞋饰、皮带、丝巾等覆盖的众多领域都渗透着马的元素,成为品牌真正最具标志性的设计精髓。1837年,品牌创办人Thierry Hermès在巴黎Grands Boulevards开设马鞍及马具专卖店,从此开启爱马仕在奢侈品中的精彩旅程。1978年,爱马仕行政总裁Jean-Louis Dumas,在父亲去世后委派为集团的董事长,爱马仕钟表在瑞士比尔(Bienne)成立。同年品牌推出Arceau表款,即以马镫为设计理念,至此之后,Arceau系列表款虽然不断发展创新,但从马术世界中汲取的灵感从未间断。2013年,品牌推出新作Arceau Chrono Bridon计时腕表,继承该系列中由Henri d'Origny设计的原创圆形表壳、不对称的马镫形表耳和斜体阿拉伯数字时标经典特色外,该腕表更特别配上bradoon搭带式表带。表带上的外翻皮革部分称为“勒衔 bradoon”搭带,并以独有的马鞍针法缝制,灵感即源自马勒,且配有不同颜色选择。
Ralph Lauren Ralph Lauren Stirrup系列腕表
以Ralph Lauren先生命名的RALPH LAUREN钟表,同样与马术传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1967年,Ralph Lauren先生推出“POLO RALPH LAUREN”正是向典雅优美的骑术致敬,品牌期望以此迎合顾客对上层社会的美好向往,如同Ralph Lauren先生所说的:“将想象的生活最好实现。”2009年,作为品牌马术传统的形象表述,Stirrup腕表系列一经推出,即迅速跃居标志性地位。面世至今已诞生的20余枚同时面向男女的表款,备有各种材质,其中多款更镶嵌璀璨钻石。2013年,两款全新腕表Ralph Lauren Stirrup系列精钢链节小型腕表和Ralph Lauren Stirrup系列镶钻链节中型腕表再度问世,二者既是精美绝伦的珠宝配件,又是品牌精湛工艺的证明。其中Stirrup Steel Link腕表将小号马镫形的时尚造型与链节式表链的优雅结合,每一链节均精确打造,严密扣合,随人体的曲线舒适贴服于腕上。而Stirrup Diamond Link腕表是品牌对高级珠宝工艺的挚爱最璀璨的见证,整枚腕表共镶嵌1,900多颗钻石,每一颗钻石均以精致的珠式法手工铺镶而成,将马镫造型的表壳与柔软贴服的全铺钻表链完美结合,整个腕表需耗时三个多月方能完成。
LONGINES浪琴 康铂系列腕表
与马相关的钟表品牌当然还有一个不能不提——拥有超过180年历史、致力于书写优雅传奇并著称于世的LONGINES浪琴表,这个发源于瑞士索伊米亚小镇的钟表品牌,其悠长的历史中过半的时光都伴随着马术而生,如今大众已耳熟能详的广告语“Elegance is an attitude”更是由马术运动中的优雅风范沿袭而来,可谓名副其实的与马术运动渊源颇深、热情度最高的钟表品牌,没有之一。

这份热情可以追溯到1878年,那时浪琴生产了一枚计时秒表,表背镌刻了一位骑手和他的骏马,这款表在随后1881年的赛道上即广受骑手和马术爱好者的钟爱,它能把时间精确到秒,于当时的技术而言已十分先进。1886年,纽约的体育裁判也已广泛使用这款时计。至1926年,品牌为日内瓦举行的国际官方障碍赛担任官方计时,从此正式开启了浪琴与马术赛马运动的长远友好关系。

今天,浪琴参与的马术运动包括马术障碍赛,平地赛马与耐力赛等众多项目,更是成为多项知名赛事的官方计时和合作伙伴,比如,马术障碍赛CSIO与CHIO国家杯的大部分赛事,以及巴塞罗那国际官方障碍赛,迪拜障碍赛冠军赛,元首杯以及阿联酋浪琴表障碍赛联盟等等不胜枚举。除此之外,浪琴别出心裁之处还体现在,其经常在关注马术激烈赛事的同时,也不忘场下女士风情的优雅,进而举办“浪琴表优雅小姐”的评选活动,使场上场下的炫丽瞬间皆化作永恒。

作为诸多世界上最负盛名的平地赛马运动的合作伙伴,又怎么能少了一枚专为马术而生的腕表呢?所以,浪琴不负所望,打造了一款能在尚蒂伊、香港、英国皇家阿斯科特、和迪拜赛马场上最精彩的赛马亮相时刻所佩戴的腕表——康铂系列腕表。表款承袭马术运动的优雅精髓,兼顾男士女士的不同佩戴需求而推出三种款式,女士29.5mm款式、男士40mm款式和男士41mm计时秒表,三种款式又相应地配有玫瑰金、玫瑰金镶钻款或者精钢款,所选的材质都最为凸显高贵雅致的DNA特质,以期望无论在赛场上抑或赛事之外,所佩戴的人士于不经意间透露出不俗的生活品位。

上一篇
翱翔腕间的飞行之魂
返回列表
下一篇
真没想到,消暑也要“耍手腕”